章节目录 第33章 33章(1/2)

小说:媚君 作者:桑狸
媚君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徐长林将圣旨、药单依次折好,放入绸盒中, 手抵着额头, 蹙眉深思。

  这药单上并没有御药房的官制方印, 可见不是正规用于留存的,而是当时的御医私下另开出来的。

  大秦宫规森严,凡是宗亲召御医诊疾, 脉案、药单皆一试两份, 一份留存备查,一份用于日常抓药。

  既然制度如此完备了, 还私下里另开药单, 只能说明兰陵公主不想让外人知道, 她当时已身怀有孕。

  也是,大秦民风再开放, 对于女子未婚先孕这种事,也还是不到能宽容的地步。

  未婚, 先孕。

  徐长林遽然眯起了眼, 他当初之所以认定温瑟瑟不是兰陵长公主的女儿,是因为她的出生月份同兰陵公主成婚有孕的日期对不起来。

  可若是这张药单是真的, 五月时已经诊出有孕, 怀孕的日期再往前推一两个月, 而温瑟瑟是第二年元月出生, 那这时间就能对得起来了。

  高士杰生前已经见过那个叛逃公主府的税官阮氏了, 阮氏必定告诉他温瑟瑟就是宋姑娘, 可再这之后他还是见了宁王。是因为高士杰不信阮氏, 还是他对‘温瑟瑟是宋姑娘’一事存疑?

  徐长林的一颗心飞速下坠,如同浸在了冰水里,竟生出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  如果温瑟瑟不是宋姑娘,这该是多么大的一个骗局,岂不是连皇帝和太子都骗过去了——纵然兰陵公主如今权倾朝野,可十六年前的她,尚且稚嫩,凭黎氏外戚便能将她逼到艰难之境,不得不利用宋姑娘向皇帝言和。

  那个时候,单凭兰陵公主自己,真的能做这么大的事吗?

  徐长林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个骗局,在他的心里早就把温瑟瑟当成了自己的妹妹,她善良、纯净,甚至比他想象中的妹妹还要美好,这一切若是假的,那……太残忍了。

  他深吸了口气,告诫自己要冷静,血统之事不能存疑,不能意气用事,一定要彻查清楚。

  将绸盒收起来,他冲徐鱼骊道“时辰不早,我该出宫了,你好好保重。”

  徐鱼骊目光莹莹地凝望着他,万分的不舍与牵念,柔声问“哥哥,等你回了丰都,是不是就把我忘了,不会再想起我了?”

  “怎么会?”徐长林警惕地掠了一眼寝殿内外,将徐鱼骊拉到跟前,低声道“若将来秦楚开战,我会提前派人把你接回家的。”

  徐鱼骊眼中隐有泪意,水光清澈,敛于身前的手颤了颤,想去握徐长林的手,可犹豫了少顷,还是作罢,强忍下离别的伤慨,道“望哥哥能多多保重。”

  徐长林颔首“我会的,你也要多保重。”

  内侍引着徐长林出宫,穿过长长的甬道,顺贞门已在眼前,谁知还未靠近,便见顺贞门下的禁军齐刷刷跪地,朱漆雕门缓缓大敞,禁军拥簇着沈昭走了进来。

  内侍忙退到道边,跪地伏迎。

  徐长林瞧着沈昭渐渐走近,神情幽深,面上浅溢出几许笑意。

  “命挺大啊。”沈昭斜掠了他一眼,在他身侧慢慢停住了脚步。

  徐长林冲他端袖揖礼,慢声说“一时半会怕是死不了的,承蒙殿下挂念。”

  沈昭胸前的伤口还隐隐作痛,也没多少耐心跟他磨嘴皮子——磨也磨不出几句实话,抬腿要走,却被徐长林叫住了。

  他的视线漫然掠过这深宫中悬置的红绸,道“听闻殿下大婚在即,在下有一言想问……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  沈昭回头看了看,漠然向前走,徐长林十分乖觉地跟了上去。

  顺贞门前有一瞭望台,砖石垒砌,高三丈,登上观景,视野辽阔,只觉大半个皇城都在眼底了。

  徐长林默默看着脚下那浮延重叠的宫阙楼阁,犹豫了一阵,问“殿下是不肯放了温姑娘,让她跟我回南楚罢?”

  沈昭倚着瞭望台上的穹顶石柱,冷笑了几声“你说呢?”

  徐长林不为他语气中的讥诮所恼,只继续耐心地问“您对温姑娘如此执念,是看中了长公主的权势,还是因为她是宋姑娘?”

  久久未听到回音,他回头望去。

  见沈昭眼梢微挑,挑起深深的不屑,下颌微抬,带了几分倨傲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  徐长林却没有见过这种模样的沈昭,好似他一提温瑟瑟,就跟踩了沈昭的尾巴似的,登时尖刺竖起,飕飕地朝他扎过来,有点气人,还有点孩子气。

  他不禁一笑“在下只是好奇,您待温姑娘如此情深意重,是因为她是您母亲的托付,是宋姑娘,还是因为喜欢她,不管她是谁,您对她的态度永远都不会变?”

  沈昭也笑了,态度一瞬变得格外温和,前抻了头,缓声问“好奇啊?”

  徐长林点头。

  “憋着吧,孤不喜欢为人解惑,孤就喜欢看人想知道却不能知道的难受样儿。”

  说罢,沈昭不耐烦地收敛了笑意,朝石阶走去,留给徐长林一个颀长的背影。

  徐长林静静看着沈昭的背影,心头似坠着块垒,沉甸甸的,难以纾解。

  默然良久,他喟然叹道“瑟瑟,你该怎么办啊……”

  这一场短暂会面加深了徐长林心中的担忧,看上去沈昭对这些往事一无所知——也是,兰陵公主有孕时沈昭甚至都还没出生,待他被生出来到熬过那一段王爵低微的苦日子,在到后来被立储、羽翼渐丰,已是许多年后的事了,他就算再神机睿智,也算不到自己出生前的那些陈年旧事。

  况且这旧事必是被刻意隐藏过了。

  高士杰生前为了寻常宋姑娘,派了无数的密探来长安,再加上当年宋家出事时旧部留下的讯息,占据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才找到了这么一张不正规的药单。

  若这是一场局,可见这局布得有多缜密,手段有多高明。

  徐长林离了秦宫,回到别馆,当即便派吴临出去查找这药单上落款的太医。

  杏林中的规矩,凡是有些名望地位的医者,在看药单之后必会落款圈字,以防止不必要的纠葛。

  这张药单也不例外,在底部有落款。

  吴临凭着落款在长安里秘密暗查了三日,才查出些东西“这太医已于嘉寿四年元月自太医院辞官,两个月后因牵扯进了勇王谋反的案子,被大理寺锁拿,没几日就死在了大理寺的牢狱里。”

  结果与徐长林预想得差不多。

  兰陵公主不会留这样重要的证人活在世上。这样想来,那太医怕是早就料到自己会被灭口,才辞官,才留下了这药单,可惜还是难逃既定的命运。

  至于太医与高士杰有着怎样的瓜葛,这药单又是如何到了高士杰的手里,如今当事人都已经死了,怕是再难以追溯。

  吴临继续说“属下去查太医下落,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。一个太医怎么可能与勇王谋反牵扯到一起,属下好奇,就顺着这条线细查了一番,发现当年缉拿太医是大理寺卿亲自下的令,世子猜,那时候的大理寺卿是谁?”

  徐长林斜挑眉,露出些许好奇“谁?”

  “裴元浩。”

  徐长林轻“呵”了一声,心道有趣,这么看来,当年裴元浩在帮着兰陵公主杀人灭口。

  ……他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。

  当年在骊山行宫上,皇帝派去的稳婆在一夜之间突然暴毙,产妇临盆在即,不得不临时从山下找稳婆,这才给了守在山脚的宋家旧部以可乘之机,能从稳婆口中问出山上有女婴降生。

  不消说,那些稳婆肯定也被灭了口。

  只是偌大的一个骊山,宫女、内侍无数,若想隐瞒李代桃僵之计,只杀稳婆怎么够?可……若是连宫女和内侍都杀了,声势太大,必瞒不过宫里,除非是当时能让他们闭嘴,事后再不声不响地慢慢除去。

  若是这样,那就需要对内宫的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神仙红包群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gdhxmeta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